您的位置: 蕭山網(wǎng) >  新聞中心 >  綜合新聞 >  國內 > 

售價(jià)從60元降到2.5元?昔日“雪糕界的愛(ài)馬仕”跌落神壇

[ 國內 ]    
2024
03-10
08:20

近日,“網(wǎng)紅雪糕”鐘薛高再次引發(fā)關(guān)注。

在某購物平臺,目前鐘薛高雪糕的銷(xiāo)售價(jià)格已至低位,其中臨期產(chǎn)品甚至低至2.5元一支。

3月6日,#鐘薛高售價(jià)從60元降到2.5元#登上微博熱搜第一。

不少網(wǎng)友表示沒(méi)想到鐘薛高的利潤空間如此之高,有種被騙的感覺(jué),直呼“鐘薛高不僅刺客,還在欺客”。


曾被稱(chēng)為“雪糕界的愛(ài)馬仕”

公開(kāi)資料顯示,鐘薛高誕生于2018年,一出世就以獨特的瓦片型雪糕造型和超高的價(jià)格從眾多冰淇淋品牌中脫穎而出。


當年“雙十一”,鐘薛高推出了一款售價(jià)高達66元的“厄瓜多爾粉鉆”雪糕,據稱(chēng)以天然珍稀的粉可可為原料、經(jīng)由研發(fā)大師精心調制,光成本就要40元。鐘薛高也因此一炮而紅,成為高端雪糕的代表,被稱(chēng)為“雪糕界的愛(ài)馬仕”,成為年輕人爭相打卡的網(wǎng)紅雪糕。

據中新經(jīng)緯,鐘薛高創(chuàng )始人林盛在接受采訪(fǎng)時(shí)曾稱(chēng),每一批次的雪糕都會(huì )被寄到上海來(lái),自己每天早晨都會(huì )嘗遍所有批次的雪糕,還在嘗到味道難吃的產(chǎn)品時(shí)叫拿去“喂豬”,并扣除制作工作人員本年績(jì)效。

據界面新聞,記者暫時(shí)并未找到低至2.5元一支的產(chǎn)品。不過(guò)通過(guò)搜索發(fā)現,在小紅書(shū)平臺有網(wǎng)友表示在上海好特賣(mài)買(mǎi)到規格為78克一支的鐘薛高牛乳巧克力雪糕,售價(jià)為5.5元,生產(chǎn)日期為2024年2月(保質(zhì)期12個(gè)月)。

而近期記者在美團買(mǎi)菜上買(mǎi)到規格為80克的鐘薛高椰香咖啡口味冰淇淋,距離4月11日的到期日只有1個(gè)多月,售價(jià)為5.89元,是原價(jià)18元的3折左右。

記者進(jìn)一步走訪(fǎng)發(fā)現,在北京包括盒馬在內的線(xiàn)下商超很難找到鐘薛高產(chǎn)品;而在天貓、京東等電商平臺,鐘薛高官方旗艦店與其他經(jīng)銷(xiāo)商店鋪還在正常出售產(chǎn)品,規格為75克的多種口味雪糕平均價(jià)格為11-12元左右,均為2024年新生產(chǎn)。


照此來(lái)看,鐘薛高的經(jīng)營(yíng)還在正常運行,不過(guò)比起往年的巔峰時(shí)期,渠道和市場(chǎng)已經(jīng)大幅收縮。


此前被曝欠薪裁員

辦公地兩層變一層

2月19日,鐘薛高新增一則被執行人信息,執行標的81.81萬(wàn)元,執行法院為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。

企查查顯示,鐘薛高所持3500萬(wàn)股權被凍結,凍結股權數額分別為2000萬(wàn)元、1000萬(wàn)元、500萬(wàn)元,涉及旗下3家公司。


這已不是鐘薛高第一次被股權凍結,企查查顯示,2023年底,鐘薛高就陸續增加了4則股權凍結信息,凍結股權數額分別為100萬(wàn)元、139.57萬(wàn)元、139.57萬(wàn)元和100萬(wàn)元。

另?yè)襟w報道,鐘薛高在2023年10月還曾一度陷入欠薪、裁員、缺貨的危機。

2023年10月,有多名網(wǎng)友在社交平臺爆料鐘薛高“欠薪”。10月19日、20日兩天,記者輾轉聯(lián)系了多名鐘薛高內部員工,從多處信源直接或間接獲悉,被公司欠薪的人員并不只是離職員工,有鐘薛高總部在職員工亦被欠薪兩到三個(gè)月。

位于上海楊浦區的東方漁人碼頭國際中心,是楊浦區內公認的黃金地段——毗鄰昔日千億房企陽(yáng)光城總部,距離黃浦江不過(guò)兩公里,這里也是鐘薛高總部所在地。

自永嘉路35號搬遷至此,鐘薛高曾在這棟大樓中租下3樓和23樓兩層物業(yè)用于總部辦公。如今,據記者多方了解,鐘薛高已經(jīng)將23樓退租,將所有工作人員合并至3樓辦公。

多位接近鐘薛高內部的人士表示,2023年以來(lái),鐘薛高總部的裁員比例可能已經(jīng)接近半數。

此前,鐘薛高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,主要還是降本增效的考慮。“退租這個(gè)事情,這些人如果不在工位上了,我們肯定還是希望歸攏,這也是降本。后續(招聘)我覺(jué)得還是要看公司的大方向……”

談及目前公司的人員配置,該人士表示,“該有的部門(mén)崗位,在確保運營(yíng)狀態(tài)下的人數肯定都是在的,而且我自己也在這里兩三年了,我周?chē)摹先恕歼€在,大家并沒(méi)有說(shuō)因為遇到這個(gè)情況就走了……總裁辦、公司核心的中層其實(shí)都沒(méi)有動(dòng)過(guò),大家還是在積極地去想辦法……”

此外,值得注意的是,自去年8月11日和8月22日后,鐘薛高的微信公眾號和微博雙雙停更至今。對此,鐘薛高方面人士此前對記者表示,“這個(gè)倒是并沒(méi)有更新的規定時(shí)間,我們不是按照日更或者周更來(lái)更的?!?/span>


“雪糕刺客”“火燒不化”

成為危機導火索

作為當年新消費品牌中的明星公司,鐘薛高最后一筆融資發(fā)生在2021年年初,2億元人民幣的A輪融資,由元生資本領(lǐng)投,H Capital、萬(wàn)物資本跟投。但截至目前,鐘薛高還并未得到新的資本方“續命”。

2022年的“雪糕刺客”“火燒鐘薛高”成為它陷入危機的導火索。根據虎嗅的報道,它直接帶來(lái)的影響是讓鐘薛高在旺季銷(xiāo)量遭遇了“冰凍”,2022年的年復合增長(cháng)率降至50%,而以往3年的這一數據都在100%以上。

然而鐘薛高的深層次危機,實(shí)際上是此前急速膨脹的新消費品牌,在遭遇資本退潮后,業(yè)績(jì)壓力大與現金流短缺的困境。而此前大多數新消費品牌消費升級的策略,在如今低迷的大環(huán)境與強調性?xún)r(jià)比的的趨勢中,顯得不合時(shí)宜。

但眼下,鐘薛高還沒(méi)有放棄。

“最糟糕的時(shí)刻,我想過(guò)這個(gè)牌子可能會(huì )被徹底打死。但它至少沒(méi)把你弄死,你還是活了下來(lái),但活下來(lái)相當于是受了傷,傷口還在脹?!?023年初,鐘薛高創(chuàng )始人林盛在接受采訪(fǎng)時(shí)曾這樣表示,“破壞比建立簡(jiǎn)單得多,我們需要重新修復大家的信任?!?/p>

根據公開(kāi)信息,鐘薛高還在近期舉辦了2024全國經(jīng)銷(xiāo)商大會(huì ),在這場(chǎng)主題為“至暗時(shí)刻,向光而行”的大會(huì )上,林盛表示“2024年的鐘薛高,會(huì )成為整個(gè)冰淇淋市場(chǎng)的那一抹‘逆向而行’。

如果鐘薛高這次能度過(guò)難關(guān),它無(wú)疑需要克服新消費品牌在公司運營(yíng)方面的種種陣痛,從而成長(cháng)。


來(lái)源:綜合封面新聞、中新經(jīng)緯、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、界面新聞、企查查、微博等  

作者:  

編輯:蔡少鳴
相關(guān)新聞
推薦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