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蕭山網(wǎng) > 義橋網(wǎng) > 綜合新聞 > 正文

深山老林里也塞車(chē)?!晴天是最佳觀(guān)景位,雨天更是宛如仙境!義橋這里“逆齡生長(cháng)”

更新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4:43:35    內容來(lái)源:蕭山日報   

雨中的寺塢嶺,云海翻涌,連綿青山若隱若現,宛如人間仙境。

山頂的咖啡館內,青年男女、背包客們絡(luò )繹不絕。67歲的倪志明坐在落地窗邊,手捧一杯咖啡。眼前的這片風(fēng)景,對他來(lái)說(shuō)熟悉,也充滿(mǎn)新鮮。

寺塢嶺,這個(gè)他生活了半輩子的地方,正在以超乎想象的速度“逆齡生長(cháng)”。

下山到上山

寺塢嶺位于蕭山和富陽(yáng)的交界處,由云峰山、包帽尖、大爿山三座山峰組成。其中,云峰山雄鵝鼻為最高峰,海拔約530米。倪志明是土生土長(cháng)的寺塢嶺村人(現為義橋鎮羅幕村寺塢嶺自然村)。

當老倪還是小倪的時(shí)候,寺塢嶺就是一個(gè)讓人艷羨的地方。用他的話(huà)說(shuō),“當時(shí),村里的男人要討個(gè)老婆上山來(lái),還得挑挑過(guò)?!?/p>

這底氣,靠的就是寺塢嶺上豐富的山林資源。盛產(chǎn)的毛竹和種植的茶葉,為村民們帶來(lái)了比山下的村民高出兩三倍的收入。

到了20世紀80年代初,山下,從三輪車(chē)到自行車(chē),從摩托車(chē)到小汽車(chē),發(fā)展勢頭一路上揚,而山上,依舊是一根扁擔,原地踏步。

寺塢嶺山高路不便,山上的毛竹運輸成本大,變得不再金貴;生活不景氣了,村里唯一的小學(xué)停辦了。彼時(shí)20來(lái)歲的倪志明,已經(jīng)成家,但也決心要下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到了1991年,一家人從山上遷到了山下,在當時(shí)的許賢鄉王家橋村落了腳。慢慢地,寺塢嶺村的村民從100余人,到只剩下不到10人。沒(méi)了村民,寺塢嶺成了一道“沉睡”的風(fēng)景。

但下了山的倪志明,心一直留在嶺上。

寺塢嶺上處處是景,春季茶香飄溢,夏季涼風(fēng)習習,秋季層林盡染,冬季銀裝素裹,隨著(zhù)季節變化可以感受不同的景致和樂(lè )趣??删吧倜?,路不好也只能靠步行,上趟山起碼一個(gè)小時(shí)。

寺塢嶺要發(fā)展,吸引更多的人氣,就必須先通路。

2010年,倪志明通過(guò)向社會(huì )有識之士募集捐助資金,在廣大村民的熱心支持下,主持修建盤(pán)山公路。一年后,路終于通了。雖然只是一條在峭壁上開(kāi)辟出來(lái)的泥石毛坯路,著(zhù)實(shí)有點(diǎn)廢車(chē)胎,但已經(jīng)大大縮短了山下和山上的距離,車(chē)程不到20分鐘。

2017年,義橋鎮政府接管此路并進(jìn)行改造整修,柏油鋪設的路面、兩側種上了晚櫻和黃山欒樹(shù),一條嶄新的林道,為寺塢嶺打開(kāi)了新天地。

這期間,倪志明用了三年時(shí)間,在寺塢嶺雄鵝鼻打造了一座名為“雄鵝山莊”的農家樂(lè ),并在周?chē)謴土瞬鑸@的建設,一些村民也因此謀得了生計。倪志明和村民們就以這樣的方式重新回歸了寺塢嶺。

生計到生活

隨著(zhù)林道的推進(jìn),基礎設施越來(lái)越完善,越來(lái)越多的村民回來(lái)了。

采茶、種高山蔬菜,他們成為雄鵝山莊的“小生態(tài)”。在山莊周邊,很多家庭式旅館也相繼開(kāi)了出來(lái),形成了村里的旅游“小氣候”。

山莊和茶園所在的位置雄鵝鼻,是俯瞰三江口的最佳視角之一。天晴的時(shí)候,能看到湘湖,還能看到六和塔。這里成了游人登高觀(guān)景、慕名品茶、嘗鮮山野美味的小眾觀(guān)光勝地。村民們的口袋也隨之鼓了起來(lái)。

2021年,寺塢嶺迎來(lái)又一次“新生”。當年9月,在魯冠球三農扶志基金的支持下,萬(wàn)向三農集團以生物多樣性保護工作為手段,以打造生態(tài)共富樣板為牽引,與義橋鎮政府開(kāi)展戰略合作,共同啟動(dòng)“江河薈·浙江翠”生態(tài)系統和生物多樣性恢復公益項目。

借助這一政策紅利,64歲的倪志明將雄鵝山莊和三分之二的茶園成功出租給該項目,開(kāi)啟了退休生活。

經(jīng)過(guò)改造,雄鵝山莊“脫胎換骨”,成了蕭山生態(tài)文明館,里面不僅有科學(xué)藝術(shù)展廳、自然教室,還有咖啡館、文創(chuàng )商店等。同時(shí),茶園里也來(lái)了一群年輕人……

倪志明在一旁默默觀(guān)察著(zhù),對這個(gè)聽(tīng)上去有些“高大上”的項目,一開(kāi)始,他還是持懷疑態(tài)度的。

然而漸漸地,他發(fā)現,寺塢嶺上正在發(fā)生的變化,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顛覆他的想象。

拿茶園舉例,倪志明有著(zhù)40年種茶經(jīng)驗,算是資深茶農了。然而,自從那群年輕人來(lái)了后,對茶園的管理模式,讓他大開(kāi)眼界。

“不打農藥、不施化肥,怎么能種出真正的生態(tài)好茶?他們居然真的做到了!”倪志明不敢相信,他們用發(fā)酵的羊糞做飼料,利用種“草”提升土壤肥力……在茶園建起了一套綠色生態(tài)系統,開(kāi)展生態(tài)茶品研發(fā)。

在新理念、新技術(shù)的加持下,寺塢嶺的生態(tài)保護大步向前。

更讓倪志明驚喜的是,一撥又一撥的游客,特別是年輕人、孩子們源源不斷地向寺塢嶺涌來(lái),他們在博物館學(xué)習生物多樣性知識;在生態(tài)茶園觀(guān)察茶葉的生長(cháng),體驗茶葉采摘;在咖啡館發(fā)呆聊天;在蒼翠的竹林中探索自然的奧秘……

“城市里塞車(chē)是正常的,沒(méi)想到有一天,我們這個(gè)深山老林里,塞車(chē)也成了日常!”倪志明說(shuō)這話(huà)的時(shí)候,語(yǔ)氣里滿(mǎn)是欣慰,“寺塢嶺真正成了一個(gè)讓人向往的地方,這是我想看到的寺塢嶺?!?/p>

以蕭山生態(tài)文明館為原點(diǎn),這場(chǎng)“生態(tài)行動(dòng)”還在不斷擴面,由此帶來(lái)的紅利也在持續釋放。不久之前,寺塢嶺還入選杭州“茶都十景”,得名“寺嶺攬境”。

只要有空,倪志明每天都會(huì )到寺塢嶺上轉一轉,看看“家”的風(fēng)景,看看來(lái)來(lái)往往的“客”,看看年輕人又在創(chuàng )造著(zhù)什么“新奇特”。日子每天都很充實(shí)?!皬那霸谏缴鲜菫榱松?,現在在山上是真正享受生活了!回來(lái)真好?!蹦咧久髡f(shuō)。


作者:  編輯:顧晨艷